鼠绘,星光灿烂,黎明杀机

admin 6个月前 ( 03-09 15:20 ) 0条评论
摘要: 透视日本社会医疗保险制度...

  一、全民皆保险

  (一)“百岁人生”规划从现在做起

  日本人的长寿世界闻名,2016年时日本女性平均寿命已超87岁,男性平均寿命超80岁。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的统计数据表明,现在日本60岁以上高龄人士中,有25%左右可以活到95岁谢文华。甚至有专家预测,到了2050年,2007年以后出生的日本人,有50%以上平均寿命可能达到107岁。我在日本时,就经常碰到家族式的餐馆和零售商店是70甚至80岁以上的老年夫妇在经营,出租车司机也有不少超过60岁。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日本电视台还播出过105岁的医生和103岁的蛋糕店老板娘活跃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的专题报道。

  然而,高居世界第一的长寿率固然令人羡慕,伴随而来的还有日本人日益剧增的、对自己今后漫长的退休生活里,养老、护理、医疗等保障是否充足的担忧。从我们FP协会会员的定期交流反馈来看,近年来到他们理财事务所咨询养老、医疗等规划的客户已经占到40%以上,而且这个数字还在进一步扩大。

  面对老龄化迅速推进的严峻现实,如何规划自己今后的养老生活,已经成为日本政府和国民的共同课题。安倍小寡妇上坟哭十二月苦政府从2017年9月起,提出了“百岁人生”规划目标。由政府牵头带动国民,从现在开始为老后“玫瑰般多姿多彩生活”做准备。而其中重要的环节之一,就是改革与完善现有社保制度。

  (二)全民皆保险

  在日本工作时,每个月工资单上那种类繁多的社保和税金扣费实在让人眼花缭乱。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日本人长寿的秘诀之一确实来源于有较为蜂窝玉米的做法视频完善的社保制度做后盾,因为日本政府提出的口号是“全民皆保险”。叶瑞财记忆学

  1。“主妇文化”造就以家庭为单位参保

  日本与中国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社保、税金等均以家庭为单位进行。主要原因在于日本顺贷网著名的主妇文化。而泡沫经济破裂后,虽然越来越多的主妇迫于经济压力出来工作以补贴家用,但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和现有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制度极大限制了女性的职业发展。根据2018年12月18日刚发表的全球男女平等指数排行榜显示,日本男女平等指数在全球149个国家中仅排名第110位,专家预计日本要完全实现男女平等的话,需要花费108年时间。

  在“主妇文化”的长期熏陶中,大多数日本女性执掌系统不仅循规蹈矩地演绎“主妇”职责,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其他国家女性也和日本一样。我好几次被日本主妇问起中国女性是否都为主妇之类令人啼笑皆非的话题,同时她们也对中国女性在职场上的出色表现羡慕惊叹不已。

  鉴于这种特殊的家庭结构,考虑到主妇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为了保护弱势群体,落实“全民皆保险”的政策,日本社保和税金等的缴纳和福利享受都以家庭为单位计算,一般是被保险人缴纳社保费用,家庭全员享受社保福利。

  2。“家庭”的定义放宽到“共同维持生计”

  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家庭定义不同的是,为了贯彻“全民皆保险”的政策,日本社保将参保家庭成员的定义放宽到和被保险人有扶养关系、维持共同生计、但不一定同居的家族,主要包括以下几类:

  ① 被保险人的直系尊属、配偶(含事实婚姻)、子孙及兄弟姐妹。

  ② 除第1点以外的、和被保险人同居的3族以内家族。

  ③和被保险人同居的、事实婚姻伴侣的父母或子女。

  二、日本社保医疗制度概要

  (一)根据被保险人职业划分医保类型

  和中国的社保医疗制度不同的是,日本社保虽然由厚生劳动省统一管理,但具体承保机构的种类是根据被保险人的职业类型来划分的。比如普通企业员工一般加入健康保险,私营业主和自由职业者参保国民健康保险,公务员加入共济组合,退休人员则参保市村町国保。日本社保医疗种类见右表。

  根据厚生劳动省截至2016年3月底的统计数据显示,健康保险的参保人数约为6600万人,占日本总人口(1.26亿)的52%,其次为国民健康保险,参保人数约为3500万人,占比28%左右,这两种为日本最常见的社保医疗类型。

  (二)结合年龄和年收入制定报销比例

  和中国社保医疗报销制度类似,日本社保医疗的报销比例也是根据参保人年龄来划分的。但不同的是,由于日本目前有一部分“团块群体”(即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群体)的年金收入较高,考虑到社保给付的公平性问题,医疗报销还设定了年收入限制条件,主要分为以下四档:

  1。义务教育就学前(未满6岁)的参廖若飞保人,报销80%;

  2。入学后(6岁)到69岁,报销70%;

  3.70-74岁,报销80%(如为年课税所得在14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7万元]以上,则报销70%);

  4.75岁以上,报销90%(如为年课税所得在14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7万元]以上,则报销70%)。

  (三)高龄群体(65岁以上)医疗制度

  1。医疗费用主要由财政负担

  日本把仁青拉姆65-74岁的老人称为前期高龄,75岁以上的则划分到后期高龄。高龄群体一般参保市村町国保,其医疗给付金主要来源于中央和地方的财政拨款、以及在职职工参保的健康保险组合等社保医疗机构划拨的高龄医疗援助金。此外,考虑到75岁以上老人的医疗费用支出占比最大,日本政府还单设了“后期高龄者医疗制度”。不过和中国社保医疗制度不同的是,日本高龄群体退休后虽然享受较高的医疗报销,但仍需缴纳一定保险费。

  2。高龄化压力迫使政府转移财政负担

  虽然日本政府承担了高龄群体的大部分医疗负担,但随着日本高龄化的迅速推进,65岁以上老人现已超过总人口的25%,高额的医疗费用支出给财政带来了巨大压力。而与此相对的是,健康保险组合等机构分担的高龄医疗援助金比例却相对较低。为了减轻财政压力,日本政府不得不调整了各方的分担比例。尤其是65-74岁的前期高龄群体,日本政府将之前的财政负担80%,社保机构承担20%大幅调整为财政承担35%,社保机构承担65%,把高龄群体的医疗费用负担主要转移到了在职的年轻人钛金瓦身上。

  (四)社保医疗保障内容简介

  1。医保卡全国通用,且未设医女社长保个人账户

  和中国社保医疗制度不同的是,日本社保医疗的保险卡是全国通用,无地区限制,而且未设个人账户,门诊和住院费用均从社保账户中给付。从我们自身就医和处理客户赔案情况来看,大部分参保人在符合规定的报销范围内,都能得到全额给付,医疗费用负天不藏奸演员表担大大减轻。

  2。医疗报销和现金给付结合

沙罗双树的誓言

  日本社保医疗分为医疗给付和现金给付两部分。医疗给付主要为治疗相关费用,包括治疗费、检查费、药费和住院膳食费等等,对于重疾等需要高额医疗费用支出的项目,除了常规医疗报销以外,还可以申请“高额疗养费”补助。但考虑到公平性因素,高额疗养费的自负门槛随着参保人年收的增加而逐渐提高。

  另一方面,参保人生育、身故、非工伤丧失劳动能力等,则采取现金给付方式。其中生育一时金(一般42万日元,折合人民币2.5万元左右)和丧葬金(一般5万日元,折合人民币3000元左右)为法定给付,伤病和生育补贴则为任意给付。

  三、“百岁人生”带来的新课题

  (一)“少子高龄化”成为“国难”

  1伯伦不归。到2060年,日本总人口将减少30%以上

  2014年时日本65岁以上老人已经超过3300万,占到总人口的25%以上,而像青森县、秋田县等较为偏远的东北地区,65岁以上老人占比已经超过30%。我到当地旅游时,除了外国游客,老头老太太随处可见,年轻人却寥寥无几。而与此相对的是,日本出生率却一直徘徊在1%左右。据专家预测,到2060年,日本总人口将减少30%以上,降至8674万人,“少子高龄化”严重程度居世界前列。

  2。社保费用支出刷新历史纪录

  高龄人口迅速增加的直接后果,就是有社保缴费能力的年轻人逐渐减少,而财政负担日益沉重。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时,日本社会保障费用总支出高达112万亿日元(约合6.青鲷7万亿人民币),其中高龄人口的社保支出超过76万亿日元(约合4.6万亿人民币),占社保总支出的67.9%,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而且,这76万亿日元的社保费用中,医疗费用支出又占到52%以上,高达40.8万亿日元(约合2.4万亿人民币)。

  此外自动铆钉机视频,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4年国民医疗费概况》显示,60岁以上老人的人均年度医疗费用达到35万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2.1万元),是30-40岁群体的3倍以上,75岁以上的则进一步增加到5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4万元)。更为严峻的是,根据日本内阁府《2016年高龄社会白皮书》内容显示,日本65岁以上高龄人口中,有近1/4存在疾病或老年痴呆等生活障碍问题。为此,安倍政府已经把“少子高龄化”问题称作“国难”。

  (二)“百岁人生”规划迫在眉睫

  “国难”当前,面对国民未来寿命接近100岁的严峻现实,安倍政府从2017年9月开始提出“百岁人生”规划,采取政府和国民联动方式,力求共同创造老后的“玫瑰人生”。

  1。政府主导

  (1) 延长退休年龄

  和其他国家采取的减缓社保压力措施类似,现在日本政府已将法定退休年龄从60岁放宽到了65岁。此外,鉴于男女健康寿命(身体保持健康状态的寿命)均超过70岁,日本政府还鼓励国民尽量工作到70、甚至75岁以上再退休。令人惊讶的是,老百姓并不排斥延长退休年龄。日本NHK电视台做过街头调查,有80%以上的被调查者愿意工作到70岁再退休,甚至还有人说只要身体健康,工作到80岁都没问题。问其原因,都坦言是怕过早退休没有足够的养老金,还有部分人担心退休生活过于单调,容易得老年痴呆,反而工作更能保持活力。

  (2)增加税收、提高社保费率

  为了充实国库,以加大对社保的财政投入,日本政府近年来一直在提高税负和社保费率,包括:

  ① 2015年起,日本政府修改了《国民健康医疗保险法》,提高了健康保险费率,并规定从当年开始加大对社保医疗的财政投入。

  ② 2016年起,政府减少了遗产税的税前扣除金额,并将遗产税和赠与税的最高税率从之前的50%提高到了55%。

  ③ 2018年起,提高社保护理保险费率,同时日本政府宣布2020年开始,减少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金额。

  ④ 2019年10月起,消费税税率将由现在的8%上抠脚大叔调至10%,等等。

  2。官民联动

  (1)利用媒体引导风险投资理念

  与日本经济发达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经历了泡沫经济破裂后遗症的日本国民投资意识极其保守,到目前超过50%的日本人仍然坚持使用现金支付和热衷于储蓄、国债等保守投资,而股票、基金等中国人耳熟能详的风险投资,对很多日本人来说还很陌生。但是,过分保守的投资方式显然已满足不了未来养老的资金需求,为此日本政府从2017年9月开始,指出启动“百岁人生”规男模陈大卫划已迫在眉睫,通过电视、报纸、网络等多种媒体大力宣传,引导国民打破常规,拓宽理财思路,逐步尝试股票、基金等风险投资。

  (2)大力推广金融投资基础知识讲座

  为了激发国民的投资积极性,2018年初开始,日本金融厅还牵头联合日本FP协会(日本理财师协会),举办了大量针对“投资小白”的理财知识普及讲座。而且,为了扩大普及教育的影响力,即使是免费讲座,金融厅都郑重派出部长级以上高级官员和专家学者进行授课,并免费派发各种实用的投资规划指南。

  不仅如此,2018年10月初刚结束的日本FP协会2018年度论坛上,讲师的授课内容都不约而同的从前几年盛行的投资市场分析,转变xppsdp为围绕“百岁人生”的各种主题,号召理财师们积极向客户宣导。作为FP协会会员,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日本人渗透于各个领域的高度执行力。

  (3)“百岁人生”规划,任重道远

  在政府和民间组织的积极推动下,日本国民的养老储备和投资意识开始有所改变,家庭金融资产逐渐从储蓄向股票、基金等风险资产分流。投资收益免税的NISA账户和iDECO(企业年金投资账户)等投资方式逐渐受到投资者的青睐,越来越多的富人也开始关心通过保鼠绘,星光灿烂,黎明杀机险和家族信托实现合理避税,为此相关财富传承类讲座人气大涨。

  然而,投资意识的培养是一个长期过程,但高龄化进程的推进速度却要快得多。如何与时俱进的改善“少子高龄化”带来的社保缺口和各种社会问题,将是摆在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面前的一道长期课题。

(文章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责任编辑:D钟二郎吃鬼F207)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eigotukai.com/articles/60.html发布于 6个月前 ( 03-09 15:20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涂凯文具,打造世界好文具